中山市誉鼎照明系统服务有限公司欢迎您!

神秘的卡塔尔公主:她用艺术投资了一个国家的

作者:佚名    来源:http://www.51rugby.com    发布时间:2019-02-18 02:33    浏览量:

卡塔尔玛雅莎公主

卡塔尔王室在全球艺术藏品领域热烈采购的行为竟是由一抹美丽的倩影,即一位女人操控着。人们流传说, “任何艺术品出现或者交易的地方,都绝不会看到她的身影。她从不逛画廊,从不参加拍卖会,从不会在上流社会、商业名流或者藏家大鳄的聚会中间出现。”

与她对公众的刻意回避相反,各大媒体和艺术界逐渐开始越来越关注她:2011年的《Art Review》每年一度的艺术领域“最具影响力人物榜”上,她排名第90位;仅仅过了两年,她便窜升至2013年的第一位。到了2014 年,她的影响力达到新的高度,她的名字登上了《时代周刊》“100位世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榜”、《福布斯》“100位世界上最具权力女性榜”和《艺术评论》“100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名单。

---马克·罗斯科 《白色中心》 7284万美元购入

2007年5月,《白色中心》以7284万美元(约合4.3亿元人民币)的成交价,成为马克·罗斯科作品的最高拍卖价格(直至2012年被打破)。买家记录显示为“卡塔尔王室”。

---达米安·赫斯特《摇篮曲之春》1900万美元购入

2007年6月,达米安?赫斯特“药柜”系列中的《摇篮曲之春》以1900万美元的价格,创下当时在世当代艺术家的拍卖纪录。买家是“卡塔尔王室”。

---保罗·塞尚 《玩牌者》 2.5亿美元购入

2011年4月,塞尚《玩牌者》以超2.5亿美元创下当时单幅画的最高成交价,成为这位艺术家以往已公开作品最高成交价的四倍。塞尚一共创作了5幅 《玩牌者》,唯独这幅被希腊船王乔治·艾米比利克斯私人收藏,并很少出借,因而曾被美国媒体称为“世界上最重要仍在私人藏家手中的艺术品”。自希腊船王去 世后,全球顶级的艺术经纪人都希望拿下塞尚的这一《玩牌者》。最终这个“卡塔尔王室”出价2.5亿美元,将该幅作品收入囊中。

---高更 《你何时出嫁》 3亿美元购入

2015年5月,高更《你何时出嫁》进入拍卖市场。卖家是曾在苏富比拍卖公司当过高管的鲁道夫·施特赫林。他通过家族信托基金,收藏了逾20件印象 派及后印象派作品,而高更的这幅成交作品就是其中之一。此前,这幅画作一直长期借展给巴塞尔市立美术馆。据美国媒体报道说,由于施特赫林与博物馆意见不 同,他决定将这幅画出售。拍卖场上,最终这幅作品以近3亿美元的成交价,创下当时艺术品的最贵价格。买家还是“卡塔尔王室”。

---郎世宁 《苹野鸣秋》 1764.5万港元购入

郎世宁,《苹野鸣秋》 “卡塔尔王室”的兴趣不局限于现当代艺术。2000年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上,中国清代宫廷画师郎世宁的《苹野鸣秋》以1764.5万港元被其收入囊中,引起一片轰动。

---毕加索 《抱鸽子的孩子》 5000万英镑购入

除了上述创下拍卖纪录的作品外,“卡塔尔王室”还以同样的大手笔,将一系列公认的现当代名作收入囊中,包括弗朗西斯?培根、罗伊?利希滕斯坦、安迪 ?沃霍尔和杰夫?昆斯等人之作。这股从沙漠中刮来的热浪,使西方现当代艺术品市场的交易记录屡创新高,以致菲利普斯拍卖行首席业务发展官帕特里夏?G。汉 布雷克特曾不禁直呼:“他们是当今市场上最重要的艺术品买家!他们花出去的金额高得令人难以置信!”普罗大众更是一片捧腮惊呼。

卡塔尔玛雅莎公主为何这么大手笔搞收藏?

卡塔尔玛雅莎公主屡掷千金为艺术的貌似疯狂的举动,看似冒失或者武断,但绝非心血来潮。2006年,在美国杜克大学深造政治科学及文学相关专业的玛雅莎公主,又于哥伦比亚大学修读完研究生后,回国被时任国王的父亲任命为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QMA)主席,从前辈手中接过了文化建国的重任。

“文化建国”的思考源自卡塔尔王室家族对国家未来的担忧。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再多,也终有用尽的一天。如何为将来的后石油时期做准备,及时将卡塔尔由一个碳氢经济国家转变为一个知识经济国家,是举国民众时刻都在惦念的课题。 为了让年轻的卡塔尔既成为地球村的一部分,同时又得以改善和发扬自己的传统文化,成为沟通东西方文化与艺术的桥梁,玛雅莎公主将其眼光投向了西方现当代艺术领域。

雅莎公主的团队在全球范围内广纳贤才,其成员主要来自国外,尤其是高层领导。此前卡塔尔曾扬言要收购佳士得拍卖,最终虽未能如愿, 但“虏获”了不少佳士得前高管为卡塔尔服务。在艺术品及博物馆管理问题上,QMA还经常同外国高校(如伦敦大学)在当地的分支机构合作。它招募了大量的海外人才,尤其是那些资深级别,有着世界顶端的专家为之出谋划策,谁还能说卡塔尔王室的千金一掷,是没品位的无脑消费呢?

小贝与玛雅莎公主

然而,主导各大博物馆在全球艺术藏品领域进行采购之外,该如何专业的收藏和管理这批珍品呢?和相邻的海湾新兴城市阿布扎比与国外著名博物馆合作开“分支机构”(比如卢浮宫和古根海姆博物馆)不一样,玛雅莎公主选择独立作战——即发展自己国家的博物馆。

有人说玛雅莎公主和她的QMA正在把整个城市变成一个博物馆大工地。从本世纪初,首都多哈便开始了一系列博物馆的工程建设,除了已建成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和阿拉伯现代美术馆,正式对外开放不久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还有为2022年举办世界杯而建的体育和奥林匹克博物馆等将近20座博物馆的宏伟的计划。

誉鼎照明系统

在她的努力之下,多哈在近年也的确正广泛地被西方媒体称作中东地区“冉冉升起的艺术之都”。尽管玛雅莎公主优越的身世和璀璨的财富令世人皆叹,然而事实上,她因由这份财富所推动的卡塔尔艺术与文化的变革,才更是令举世瞩目。

作为家族第二代艺术收藏领军人物,玛雅莎公主在将“卡塔尔王室”塑造成当今世界最大现当代艺术品买家的同时,也正将卡塔尔这个国家打造成一座冉冉升起的多元文化国际中心。在阿拉伯这片神奇之地,如天方夜谭里的神话故事般,从来不缺想象力和惊喜,而玛雅莎公主,就正在上演着属于她的真实版“天方夜谭”。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国藏文化微信号:guocang4008768881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QQ

Copyright ©2011-2018 中山市誉鼎照明系统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 百度XML地图